页面载入中...

人民日报:别让一线防疫医院再“喊渴”

  非常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小说即使被人翻译过去,声音也没消失。这总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只能读懂英语,就英语来说,阿尔弗雷德·伯恩鲍姆(Alfred Birnbaum)翻译也好,杰伊·鲁宾(Jay Rubin)翻译也好,菲利浦·加布里埃尔(Philip Gabriel)翻译也好,泰德·古森(Ted Goossen)翻译也好,声音大体上无不相通。那真是不可思议啊!

  川上:那恰恰导致一种不同: 私小说自我层面的声音和现在您所说的与故事相呼应层面的声音也是不同的,是吧?尽管翻译之后语言改变—这点自不必说—自我层面的表层部分全部改变了……

  村上:唔,自我层面、地表层面的声音的呼应总的说来是浅层的。而一旦潜入地下再出来,即使看上去相同,但泛音的深度也是不同的。一度潜入无意识层面再重新出来的材料(material)和之前不一样了。相比之下,不努力潜入而直接写成文章的东西则缺乏回响。因此,我所说的故事、故事,总之就是让材料潜入。潜入得越深,出来的变化越大。

  川上:有道理。让故事“潜入”,这个说法太好了!

  “没想到一年以后他回来了,还带来了我们的第二任院长段文杰先生。他们一个是油画家,一个是国画家,都把一生献给了敦煌。”王旭东通过演示文稿向大家展示了早期莫高窟保护的一些珍贵照片,包括艺术家们在窟前清理沙子、窟内临摹等。

  王旭东说,这两位艺术家,包括后来跟着他们来的年轻艺术家,做的最多的工作是保护。“那时候他们想的办法虽然在今天看来非常幼稚,可是只有艺术家有那种创新,就是他们的创新为我们今天全方位的风沙控制指明了基本思路。我们今天走的路是他们那时想出来,艺术和科学结合,那是了不起的。”

  说起前三任院长及同时代的前辈们为敦煌石窟的价值挖掘、保护、传承所作努力,王旭东说,现在敦煌形成的“基于价值完整性平衡发展的质量管理模式”总结了75年走过的路,是前辈们不断探索和创新而造就的模式。

admin
人民日报:别让一线防疫医院再“喊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