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全秀龙提到,不久前球迷协会组织大家探访新成立的大连一方女足,希望“两三年之后,一方女足能有机会冲击到顶级的女超联赛”。

  事实上,女孩们的征途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得知球队解散后,前大连权健女足队员李曏是唯一一个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的:“生活太难了,希望有一个好结果。”她配上一张前天津女足的合影。李曏和王珊珊都曾在那里效力,两年前的这一天,天津女足俱乐部宣布因资金困难和梯队培养需求,退出女超联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马宇平

  “大连男足打山东鲁能,球场坐了5万多人,平时也有三四万球迷。女足?许多大连人都没听说过。”球迷李昱甫说,自己第一次听说大连女足是在2018年,男足保级成功,女足俱乐部发来了贺信。

  2019年7月,大连男足在赛季中获得3连胜,广播电台一档45分钟的足球节目,前42分钟都给了球队即将离开的外援,主持人和机场连线,动情地描述着送别的场面。剩下3分钟给了女足,像“溜缝儿”一样念完了内容——第二天的比赛关乎球队是否会降级,请大家去现场为姑娘们加油。

admin
非遗传承 铸造美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